• <strong id="ssdma"></strong>
          <tbody id="ssdma"><noscript id="ssdma"></noscript></tbody>
        1. <button id="ssdma"><acronym id="ssdma"></acronym></button>

          <tbody id="ssdma"></tbody>
          <th id="ssdma"></th>

        2. | 首頁 > 歷史秘聞 > 春帆樓里,72歲的李鴻章在苦苦哀求

          春帆樓里,72歲的李鴻章在苦苦哀求

          2016-03-02 07:55:00 來源:人民網

          120年前的1895年,剛剛過完元宵節,在甲午戰爭中一敗涂地的清政府派大臣張蔭恒等人赴日和談。沒想到,日方借口中方代表的授權書里沒有寫明“全權”二字,拒絕談判,即使張蔭恒說可以把新的授權書寄來也不行。時任日本首相的伊藤博文還看似隨意地問使團隨員伍廷芳:“清朝政府怎么不派恭親王或是我的老朋友李鴻章來呢?”

          伍廷芳隨之反問:“如果李中堂奉命前來議和,貴國愿意訂約嗎?”伊藤博文答:“如果李中堂前來,我國自然樂意接待,但是還要有符合國際慣例的敕書,必須要有‘全權’二字。”

          伊藤博文看似無心的“點名”,讓清政府忙亂了起來。恭親王是皇室貴族,自然不能去日本受戰敗議和之辱,于是,這個“屎盆子”就不偏不斜地扣在李鴻章的身上。

          倒霉的“全權”大臣

          早在甲午戰爭期間,由于大臣們的上奏和攻擊,一手操辦了北洋水師的李鴻章就因為平壤戰役的初期失利被拔掉了三眼花翎,扒掉了黃馬褂。從某種意義說,甲午戰爭的大部分時間里,李鴻章都是戴罪之身。好不容易過完了苦澀的甲午年,1895年大年初一,李鴻章一改接受官員拜年的慣例,府門緊閉,不宴客,不見客。他當然不知道,他的老朋友伊藤博文,此時正坐在中日“國運相賭”的賭桌邊,信心十足地等待他這個失意者入席。

          “罪臣”李鴻章一下子成了清政府的救命稻草。為了讓伊藤博文相信議和的誠意,清政府重新起用李鴻章,于1895年2月13日賜他“賞還翎頂,開復革留處分,賞還黃馬褂”,任命他為“頭等全權大臣”,辦理跟日本議和事務。

          旨意一下達,李鴻章的好友、英國人赫德就知道不妙:“此次和談必定是沉重而不得人心的任務,和談者不但會受到全國人民的責罵,更會受到政府的公開譴責。”美國公使田貝也私下勸李鴻章:“千萬別去蹚這番渾水!”

          沉浮政壇多年的李鴻章并非不知道此行的兇險。只是,對于奉行儒家傳統的他來說,自己的老命本來就是君王的;实鄣拿詈痛褥蟮闹家,他無從拒絕。這趟屈辱之行,已然成為他的宿命。

          留給李鴻章的準備時間很有限,談判資本更有限,何種妥協才能換來日本的停戰呢?朝廷內部竟然拿不出統一意見。2月22日,李鴻章參加了御前會議,討論對日和談的具體問題,會議的焦點在于是否允許割地給日本。軍機大臣奕劻認為,最需要注意的就是割地問題,但他話鋒一轉,“比起國家的安危,特別是眼前的危機,割地倒是可以接受的事情”。翁同龢立即出聲反對,“寧可多賠款,也不能割地”。李鴻章聽到這里,連忙表態自己也堅決主張不割地?伤睦锩靼,想不割地就讓日本人滿意,是絕對不可能的。于是,他提議:“割地不可行,議不成我就回來吧。”

          討論到這里,皮球踢給了光緒帝。割地必然留下千古罵名,光緒帝也擔不起這份責任,他奏請慈禧太后決斷。老奸巨猾的慈禧太后明白利害所在,故意裝病,躲入深宮,交代所有事情聽從光緒的旨意。見慈禧一推六二五,光緒帝只得咬牙授予李鴻章“商讓土地之權”。

          有了皇帝的決斷,李鴻章接下來便頻繁拜訪美國、英國、俄國等國的駐華使節,希望得到他們的幫助。然而,這注定是一場與虎謀皮的生意。西方列強好不容易等來這個宰割中國的機會,怎會白白放過?他們表面上敷衍李鴻章,強調干涉中日外交的困難,背地里卻爭先跟日本人勾結,要求“利益均沾”,一起攫取更多權益。

          等李鴻章在各國駐華公使面前碰了一鼻子灰,戰爭的形勢更加惡化。遼南戰場始終無法擺脫潰敗局面,被清政府寄予“反敗為勝”厚望的湘軍,也抵擋不了日軍的瘋狂進攻。年輕的光緒帝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國內那些“主戰派”也明白了清朝政府的真正虛弱,他們暫時忘記了此前對李鴻章的大肆辱罵,一同沉浸在失敗的痛苦中。這個爛攤子總要人來收拾。3月4日,光緒帝終于同意接受包括割地賠款在內的各項要求,授予李鴻章跟日本談判議和“全權”。這個國無實力、外無援手的“頭等全權大臣”就這樣動身了。

          “傷心之地”春帆樓

          1895年3月14日,李鴻章乘坐德國商船“公義號”從天津出發,在海上顛簸了5天,19日到達日本小城馬關(今下關)。20日下午,李鴻章在隨從伍廷芳、長子李經方等人的陪同下,來到一家有名的飯館春帆樓。這個以烹飪河豚而著稱的飯館,就是伊藤博文選定的和談地點。

          伊藤博文在春帆樓熱情地接待了自己的老朋友李鴻章。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面。在李鴻章看來,伊藤博文變化不大,是一個見多識廣,好打交道的人。然而,作為中日雙方的關鍵決策者,他和伊藤博文在東亞政治場上的地位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心里明白,伊藤博文之所以選在春帆樓談判,一個重要原因是這個地方離伊藤的家鄉很近,他能夠借此光宗耀祖。

          考慮到李鴻章年逾古稀,伊藤博文命人在李鴻章的座位旁邊放了一個取暖的火盆。不過,談判的氣氛可不像火盆這般溫暖,而是真刀真槍的較量。李鴻章率先開口,“按照國際慣例,雙方正式談判開始,兩國的海陸軍隊應即行停戰”。這也是清朝政府此次談判的主要目的之一,希望讓疲弱不堪的中國軍隊喘口氣。伊藤博文聽了,立即采取拖延戰術,說:“這個建議可以明天再議。”

          接著,李鴻章發表了長篇演說,主題是贊揚日本改革的成就,強調中日兩國同文同種、利害攸關,為何不能發展傳統友誼,共同進步,對抗西方列強,“防止白色人種之東侵”,達成共同和平發展的美好愿望。

          還沒等李鴻章說完,伊藤博文就獅子大開口:停戰可以,但前提是“中國應將山海關、天津、大沽三地交由日軍占領,中國軍隊交出武器,而且這期間日本駐軍的費用要由中國負擔”。說完他頗為得意地看向李鴻章。這是他和幕僚經過一個晚上的苦思冥想得出的“高招”,目的是逼迫中國放棄停戰要求。

          一向冷靜的李鴻章脫口而出:這個條件根本無法接受。他質問伊藤博文:這些軍事要地日本軍隊根本沒有到達,為什么竟然想憑借和談占領呢?

          就這樣,僅僅圍繞停戰問題,第一天的談判就陷入僵局。雙方一直爭論到下午4時20分,仍沒有結果。最后,李鴻章表示要跟朝廷商議,才能給出答復。李鴻章將消息致電國內,朝廷也是意見不一,雖然光緒帝希望停戰,可此種條件自是萬萬不能答應。慈禧太后繼續裝病,不發表意見。翁同龢等人毫無對策,軍機大臣奕劻等人分別去找英、美、俄、德等國公使,請求主持公道。這些西方列強不但不幫忙,反而勸清政府不要提出停戰要求。萬般無奈之下,清政府只能告訴李鴻章,放棄停戰要求。

          伊藤博文十分高興,下令出兵占領澎湖列島。3月23日,日軍登陸澎湖列島,繼續侵略戰爭。這一切使得和談毫無作為空間。

          誰也沒想到,就在此時,歷史突然給了李鴻章一個機會。

          意外的行刺事件

          3月24日下午,李鴻章結束了與伊藤博文的第三輪談判,拖著疲憊的身子,乘坐轎子,從春帆樓返回在馬關的住地接引寺。

          此時,他的腦海中縈繞著與伊藤博文的一段對話。伊藤博文曾經勸他迅速改革中國內政,在這次和談中,他以勝利者的姿態揶揄道:如今10年過去,我的話應驗了吧?李鴻章嘆了一口氣回答:改革內政,我非不欲做,但我們國家太大,君臣朝野人心不齊,不像貴國一樣上下一心。如果我們兩人易地以處,結果會如何?伊藤思忖片刻,表示:如果你是我,在日本一定干得比我強;如果我是你,在中國不一定干得比你好。

          正當李鴻章陷入沉思之際,一名暴徒忽然從圍觀的人群中沖出,對著轎子開了一槍。這兇手名叫小山豐太郎,是個深受日本軍國主義和仇華思想影響的青年。他認為日本軍隊應該占領北京,政府不應該議和,李鴻章是他眼中繼續對華戰爭的主要障礙。于是,他決定刺殺李鴻章,結束和談。

          李鴻章呢?等人們掀開轎簾的時候,發現李鴻章早已昏過去,滿臉是血,隨行的李經方見到父親這個樣子,差點也昏了過去。還是伍廷芳比較冷靜,試探了一下李鴻章的鼻子,發現呼吸還正常,趕快把他送往附近醫院,進行治療。李鴻章真是命大!這顆子彈居然不偏不倚從他的左頰骨穿過,雖然槍傷面積較大,卻沒有傷及大腦,他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李鴻章遇刺的消息很快傳到了伊藤博文那里。他咬牙切齒痛罵小山豐太郎的愚蠢,因為行刺打亂了他所有部署。他一直對李鴻章這位老朋友擺出勝利者高高在上的姿態,F在,低下身段安撫李鴻章成為他最要緊的事。他先是派外相跑去探視李鴻章的病情,后來又親自去了一趟。

          對于日本官員的探視,李鴻章一概不搭理,一副命在旦夕的樣子,連簽字等事都要求兒子李經方代理。

          無論出于私交還是為了談判,伊藤博文都真的害怕李鴻章死在自己眼前。他趕緊求救于日本天皇,讓明治天皇派特使探望李鴻章的病情,皇后甚至親自為李鴻章制作了繃帶。同時,日本立即審理此案,以謀殺未遂罪判處小山無期徒刑。

          對李鴻章來說,只要死不了,行刺事件就是中方最好的喘息機會。他一面裝作“病危”,一面讓李經方通知國內趕快聯系各國駐華公使,告訴他們日本刺殺使臣,破壞和談,野心極大。

          這一消息立即傳遍世界,各國輿論一片嘩然,歐美等國紛紛譴責日本,轉而同情中國,表示不能坐視中日談判不理。尤其是沙皇俄國,他們與日本爭奪中國東北最為激烈,此前一直以為日本志在中國臺灣,于是懶得理睬李鴻章的外交求援,F在得知日本意欲獨占在華利益,立即讓駐華公使頻繁出入清政府的總理衙門。

          這一下子,伊藤博文擔心了,日本最怕的就是中俄聯手?紤]到李鴻章遇刺畢竟是自己理虧,伊藤博文決定放棄踞地為質的要求,實行無條件停戰,但停戰范圍不包括臺灣、澎湖。3月28日,日本外相陸奧宗光親自到中國代表的住地接引寺,在李鴻章的病榻前呈上無條件停戰照會,規定自即日起停戰三個星期,但不包括臺灣、澎湖。中方隨員力爭須全面停戰,被陸奧宗光拒絕。30日,雙方正式締結了這份停戰條約。

          翻臉如翻書

          拋開甲午戰爭的失敗責任,也不論清政府此前的用人疑人,單就這次談判本身而言,李鴻章的裝病求救,以命相搏,要求停戰,成為晚清疲弱的外交中罕見的漂亮一仗,頗有幾分反敗為勝的感覺?上У氖,4月1日,李鴻章離開病榻,中日重啟談判,伊藤博文眼見危機過去,一面為李鴻章修了一條專通春帆樓的秘密小路以保安全,一面在談判桌上翻臉如翻書。

          4月2日,日方出示和約底稿,限3日內答復。內容包括要求中國割讓“盛京省南部地方”、臺灣全島和澎湖列島,賠款3億兩白銀,以及增開通商口岸,允許日本人來華開廠等。面對日本的無理要求,李鴻章無法壓抑自己的憤怒,在給總理衙門的電文中說道:“日本如不將擬索兵費大加刪減,并將擬索奉天南邊各地一律刪去,和局必不能成,兩國惟有苦戰到底。”

          4月15日,李鴻章跟伊藤博文進行最后一輪談判。這一次,李鴻章真的連老臉都豁出去了。他苦苦哀求伊藤博文,包括軍費減少5000萬兩、乃至2000萬兩也行?墒,伊藤博文已經從情報部門獲得清政府給李鴻章的電報內容,知道無論什么條件,李鴻章都必須答應。面對一個身體極度虛弱、槍傷未愈的72歲老朋友的苦苦哀求,伊藤博文的冷酷與無恥絲毫沒有改變。僅以占領臺灣的日期為例,日本限定一個月內,李鴻章要求寬限時日。他對伊藤博文說,這已經是你們口中之物,又何必太急?可伊藤博文說,臺灣雖是我口中之物,但未到肚中,難以解饑。

          兩天后,4月17日,清政府代表李鴻章、李經方等和日本代表伊藤博文、陸奧宗光等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5月8日,條約正式生效!恶R關條約》的簽訂,徹底改變了東亞的政治格局,也為中日兩國結下了此后長達120年的恩怨糾葛。

          底牌盡在他人之手的李鴻章,無奈地逃離了1895年的這場賭局,回國后抑郁不已,一直稱病躲在天津;而伊藤博文卻因此受到日本民眾盛贊,成為日本全民族的英雄。

          《馬關條約》簽訂7年后,李鴻章的好友、文學家吳汝綸率領教育考察團到日本學習先進教育經驗。在馬關,他被日本人有意無意地引入春帆樓吃飯。飯店的老板娘聽說中國文壇的著名人物來了,特別備好紙筆,希望吳汝綸留下墨寶。吳汝綸抬起頭來,看見陪同他的日本人幸災樂禍的表情,揮筆寫下“傷心之地”四個大字,一言不發地離開了飯店。此時,李鴻章已經去世。

          如今兩個甲子過去,春帆樓依舊在馬關小城那彎彎曲曲的小道中開門迎客,生意興隆,而傷心之人,豈獨吳汝綸。

          • 資訊
          • 軍事
          • 財經
          • 企業
          • 娛樂
          • 體育

          網友評論 +更多

          • 登錄名
          • 密碼
          • 匿名發布
          •    
          • 驗證碼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火鳳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非火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新聞推薦

          自慰在线观看18岁以下禁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