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ssdma"></strong>
          <tbody id="ssdma"><noscript id="ssdma"></noscript></tbody>
        1. <button id="ssdma"><acronym id="ssdma"></acronym></button>

          <tbody id="ssdma"></tbody>
          <th id="ssdma"></th>

        2. | 首頁 > 深度觀點 > 包工頭因賬目糾紛爬塔吊40小時 之前曾爬過兩次

          包工頭因賬目糾紛爬塔吊40小時 之前曾爬過兩次

          2015-02-09 10:21:07 來源:南方都市報

           

          男子從塔吊下來后,消防人員攙扶著他走向救護車,手腕包扎著白紗布。男子從塔吊下來后,消防人員攙扶著他走向救護車,手腕包扎著白紗布。

            南都訊 “民眾一樓盤有人爬上了幾十米高的塔吊要跳。”昨天上午,南都記者接到報料,爬上塔吊的是一名張姓男子,其在民眾鎮的眾樂盈水宜居樓盤承包了部分木工活,后疑與發包方產生賬目糾紛。這是他第三次爬上該塔吊,之前曾因爬塔吊被拘留10天,而這次他爬上去40多小時并割腕自殘。    

            目擊者:“看到有人拿著錢晃才下來”

            昨天中午12時許,南都記者趕到位于民眾鎮俊景路的眾樂盈水宜居樓盤,看到有公安、消防和120急救人員。“他前天下午2點半左右爬上去的,我們是今天早上8點半過來接班的。這兩天消防車一直守著,保證他的安全。”現場一位消防員說。昨天中午12點10分左右,男子被解救下來由救護車送往醫院。

            “前天(2月6日)中午12點到1點之間爬上去的。”工地上的一位施工人員說,“我們是后面進場的一批施工人員,來了一個多月。他是個小包工頭,做的工程好像有點問題,返工了好幾天”。另一名工人說,“他晚上在塔吊的駕駛室里,白天在外面。兩天沒吃飯,上去時好像帶著一瓶二鍋頭”。該人士還說,最后是兩個消防員上去,用安全繩套著他,把他護送下來的,“今天上午,在上面用對講機和下面的人講了很久。他看到下面有人拿著錢在晃,看到錢才下來的”。

            該人士還表示,爬塔吊的男子承包的是地下室部分木工活,工程質量好像有點問題,后面來的工人也曾給他返工。因為虧錢了才爬上去,“這已是他第三次爬塔吊了。第二次爬過后曾被拘10天,出來才3天就又爬上去”。

            部門:“主要是工程款計算方式糾紛”

            昨天中午,民眾鎮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負責人告訴南都記者,爬塔吊的男子姓張,是樓盤木工組的一個承包者,確實是2月6日中午爬上去的,“主要是他認為工程款計算方式和上面發包人的計算方式不一致,大概少了5萬左右”。該負責人表示這是工程款糾紛,工人的工資直接發放到工人手中,沒有拖欠農民工工資。

            “住建、消防、公安、醫院和人社分局的人都在。今天還來了幾個鎮領導,公安分局局長一直拿著對講機和他溝通。”該人士表示,張姓男子是第三次爬上塔吊,之前確實因為爬塔吊被拘留過10天。“有問題可以通過法律途徑,我們也給他留了聯系方式,也可以通過相關部門解決。需要法律援助,隨時可以和我們溝通。但不是說他要跳樓,要多少錢就給他。”

            發包方:“我們把7 .5萬交給了鎮政府”

            “首先不談工程質量,干了多少活給多少錢天經地義。他亂做,帶了20多個工人做了兩三天,全都不行,我們后來請人全部返工。”昨天下午,項目發包方一位陳姓負責人表示,去年12月下旬,張姓男子提出不做了,雙方就算賬,“當著政府相關部門的面談,本來做了9萬多的工程量,他說虧了2.7萬,我們也補給他了。后來他不滿意,元旦期間,第一次爬塔吊,我們把賬本都交給了民眾鎮相關部門,有賬本他也沒話說。結果1月下旬他又爬上塔吊,被拘留了10天,剛出來三四天,又爬上塔吊”。

            該人士還說,“他說沒錢回家過年,我們給他1萬元路費,他還不滿意,要8萬。最后,民眾鎮政府讓我們給他7.5萬,他看到有人在下面拿錢晃才下來,我們把7.5萬元交給了民眾鎮政府。”

            昨天中午,南都記者聯系上了眾樂盈水宜居樓盤發展商的一位高姓負責人,其表示:“這是他和總包單位的糾紛,我們也在協調,總包方說沒錢給他,我們還借錢給總包方,讓他們往好的方面去想。”

            親屬:“發包方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他”

            昨天下午,張姓男子一直在民城派出所接受調查,南都記者聯系上其堂哥廖先生。“我今天爬上塔吊2次,塔吊高30米左右。他用刀片割手腕,我第一次上去是10點左右,上去用紗布給他包扎傷口。”廖先生說,他在樓盤做鋼筋活,堂弟的木工活也是他介紹過去的,“我也在派出所協助調查,主要是他和發包方雙方的賬目不清,有糾紛。鎮政府給了我7.5萬元,讓我轉交給他。”他表示發包方把所有責任都往堂弟身上推,之前雙方確實曾談過,總包方口頭承諾補給他2.7萬元,“反過來又以這樣那樣的理由扣掉。雙方談了很多次,沒有結果。工人的工資是發了,但是我堂弟墊付的材料費、房租等5萬多元沒有給他。”

            廖先生說堂弟從貴州出來打工十幾年了,一直在中山,“至于有沒有帶二鍋頭上去,我不是很清楚。即便帶了,他要自殺起碼壯壯膽”。昨晚7點多,廖先生告訴南都記者,“堂弟的電話一直打不通,下午他一直在民城派出所接受調查”。隨后,南都記者撥打他堂弟的電話,處于關機狀態。

            采寫:南都記者 王世峰

           

            攝影:南都記者 葉志文

          • 資訊
          • 軍事
          • 財經
          • 企業
          • 娛樂
          • 體育

          網友評論 +更多

          • 登錄名
          • 密碼
          • 匿名發布
          •    
          • 驗證碼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火鳳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非火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新聞推薦

          自慰在线观看18岁以下禁止观看